Leetcode-Question-1116: Print Zero Even Odd

原文链接:https://leetcode.com/problems/print-zero-even-odd/

解答:

 

Leetcode-Question-1115: Print FooBar Alternately

原文链接:https://leetcode.com/problems/print-foobar-alternately/

解答:

 

Leetcode-Question-1114: Print in Order

原文链接:
https://leetcode.com/problems/print-in-order/

解答:
法 1) condition_variable+mutex

 

法 2)Promise+Future

 

年夜从晚上八点开始

今年的年一个人在北京过。

作为一枚大龄单身狗,想要感到凄凉那是轻而易举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以前不是没有感受过。一个人吃饭/看电影/去医院/搬家 ——  斜杠后添一「过年」,单身可臻化境。戴叔伦除夕夜宿石头驿,感慨于这份凄凉,「旅馆谁相问?寒灯独可亲。一年将尽夜,万里未归人。」

然而我不要这样。况且屋子里的空调热风开得很暖。「过年呢,最重要的是一家人开开心心。那,你一个人在北京,也要开开心心的,不要让父母担忧。」

作为一枚单狗,我所感受到的孤独滋味主要是精神上的无聊空虚。在「一个人过,怎么样都能凑合」的思想指导下,睡个懒觉,玩会儿游戏、叫个外卖,偶尔iPad上看个电影,假期和周末的时光就打发了。

大过年的,外卖是不怎么开的,跑腿儿费也贵;又不想出去吃。怎么办?而自己做呢,一天三顿,顿顿得忙活。光伺候自己吃了,啥事都干不熨帖。

就想起了 ——「打冻」。或许能和爸爸打得一样好。谁知道呢。

「冻」就是肉皮冻,在我的家乡,这是春节期间家家都有的一道菜。这个菜有什么特点呢,它是一道充数的菜,就是再好吃的「冻」,正月里家里来客也没几个人伸筷的。但摆上去「是个样数」,老妈说。看起来好像也简单,将猪皮、猪蹄、排骨、大鸡加花椒、大料、姜依时在锅里使劲熬,临了酱油、葱花、香菜提味,盛出来搁户外凉一夜,一盆「冻」就凝成了。

而且可以吃很久。我在高中同学群询问怎么打冻,有同学就问了,你这些东西能做四个菜了,干嘛就打个冻?「smilence」这个词就很恰如其分了,因为做四个菜要花很久,而我 —— 懒。记得小学五年级念小学时候,中午在外婆家蹭饭。外婆开年就去到青岛帮小姨照顾表妹去了,而外公是不怎么会做饭的。年节里的剩菜都吃完之后,我和外公中午的唯一菜肴就是一碟「冻」,吃啊吃啊,从正月一直吃到二月二。为什么这么久呢?因为又有一盘新「冻」—— 春气渐暖,「冻」好像有点味道了;怕坏,外公就回了一下锅 。我妈的记忆特别好,每当她忆及此事,模仿我的语气 ——— 「姥爷,咱们今天还吃冻啊?」大家都笑,外公拨弄一下烟袋杆,也笑。

我之前并没有打过「冻」。顶多小时候父母打冻的时候帮他们烧过火。灶口填上木头哔剥作响,红的炭火照得人暖洋洋的。现在大了,一个人过,才知道自己在生活的经验上,啥也不会。好像没有结婚生子,就还没承担起一个家庭的担子来。

第一次做一件事情的发怵并不能影响一颗想要尝试的心。咱说干就干。(练字)练完李白的《蜀道难》就去找超市。

现在我知道,我的住所附近有两家超市,一家是美廉美,一家是永辉。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置办东西和花姑娘并无二致,材料配齐,无需多言。

问了怎么做,照方煎药也不在话下。但插曲是有的,而且就在这儿。比如老爹说猪皮要先熬一会儿,老妈说汤要立在刀背上不滚,云云。他们的意见我都没有很好地执行;老妈的话是因为我不知所云,老爸的话虽然我中途改弦易辙照他的意见做了,但由于慢炖时候火的大小和火候掌握得不好,排骨和鸡翅都「离骨」了,有点柴;即使冷凝成型风味也不会像爸爸打的那样鲜美。

又担心咸了,好像盐也加过量了。我有好久没有做过饭了。

即使这样,我依然期待明早醒来,我打的「冻」已然凝好。并祈祷它不要太咸。

食物是安慰人的。「新火试新茶」,租到龙泽来这确是我第一次开伙。想了一句诗:瓦罐蒸白汽,满室炖肉香。这屋子,便有了居人的烟火气。

Leetcode-Question-838: Push Dominoes

原文链接:

https://leetcode.com/problems/push-dominoes/

解题:

法1   识别 多米诺骨牌中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