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

家乡

每年冬天我回一趟家乡
祖辈坟头的草  青了又黄(黄了盖一沓黄表纸张)
叼着烟卷 父亲烧旺了土炕
母亲愿意唠叨 五谷、六畜、人丁
以及不对症的脖梗痛

本家二奶奶肝脑涂地丧身车祸 生前念念不忘 想住我家西厢
四叔和四娘 终究不能居同一片屋檐下 当初
赌咒发誓 非他不嫁

前几年妈没了 爹如今入赘黑狗崖
儿时的伙伴狠踩油门 飚离大门紧锁的家

我曾经暗恋的姑娘 嫁到青龙镇
相夫生娃 从此我也可以无牵挂 浪迹天涯

河流依然从村口过 太阳照东邻也照西舍
多少年都如一日活 墙头草颤颤瑟瑟一吹就折
大雪今夜将再度覆盖村庄
深夜有犬吠 天亮有鸡鸣
你所期冀生活的,是什么东西?

(初稿)2007.12.20
(改稿)2016.06.0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