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朝故事﹣「古文觀止」卷二周文第十六·吳許越成

卷二周文第十六·吳許越成 哀公元年

吳王夫差敗越於夫椒,報檇李也。遂入越。越子以甲楯五千保於會稽,使大夫種因吳大宰嚭以行成。吳子將許之。

吳王夫差夫椒(吳縣西南太湖中椒山。)打敗越國,報了檇李(今嘉興檇李城。)之仇。(定公十四年,越敗吳於檇李,闔閭傷足而死。至是夫差所謂三年乃報越也。)就乘勢進入越國。越王率五千名披甲執盾的士兵守住會稽山,派大夫文種通過吳國太宰(故楚臣。奔吳為太宰。寵幸於夫差,故種因之。)(向吳王)求和。(求成於吳。)吳王準備答應。

伍員曰:「不可。臣聞之:『樹德莫如滋,去疾莫如盡。』昔有過澆殺斟灌以伐斟鄩,滅夏后相。后緡方娠,逃出自竇,歸於有仍,生少康焉。為仍牧正,惎澆能戒之。澆使椒求之,逃奔有虞,為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於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有田一成,有衆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衆,撫其官職。使女艾諜澆,使季杼誘豷,遂滅過、戈。復禹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今吳不如過,而越大於少康,或將豐之,不亦難乎!句踐能親而務施,施不失人,親不棄勞,與我同壤,而世為仇讎。於是乎克而弗取,將又存之,違天而長寇讎,後雖悔之,不可食已。姬之衰也,日可俟也。介在蠻夷,而長寇讎;以是求伯,必不行矣!」

伍子胥說:“不可。(二字斷。)下臣聽說:‘建樹德行莫如不斷培植,去掉惡疾最好清除干凈。’(人之植德,如植木焉,慾其滋長。人之去惡,如治病然,欲其淨盡。先徵之格言,重下句。)昔日有過(古國名)國(夏東夷族,寒浞之子。)殺了斟灌并攻下斟鄩(二斟,夏同姓諸侯),夏后(夏啓之孫)滅亡。(夏朝史背景:夏王太康失國於后羿羿帝相依二斟。羿,因其室,生,封,封使滅二斟,殺帝相用師滅斟灌,殺其君而滅其國。后失國,依於二斟,復為所滅。)后(后緡相妻,有仍國之女。)懷著身孕,從城墻的洞穴里逃出來,回到有仍氏的土地上,生了少康。(生遺腹子,是為少康。)少康長大後做了有仍的牧正,對滿懷仇恨而能警惕戒備。(及壯為有仍牧官之長。惎,毒也。以澆為毒害,能戒備之。)派椒(澆臣)尋找他,(求少康欲殺之。)少康逃奔到有虞(舜后封國),做了那裏的庖正,以逃避的危害。(庖正,掌膳羞之官。除,免也。賴此以得免其害。)虞因此把兩個女兒嫁給他,封給他邑,(虞思,虞君名。姚,虞姓。綸,虞邑。)有田地一成(十里見方),有部眾一旅。(方十里為成,五百人為旅。)少康能廣施恩德,開始他的復國計劃,收集的遺民,安撫的官員;(收拾夏之遺民,撫循夏之官職。)派女艾(少康臣)到那裏做間諜,派季杼(少康子)引誘。(別想歪。諜候澆之間隙。以計引誘豷。)這樣就滅亡了過國、戈國。恢復了禹的功績,奉祀夏的祖先的同時祭祀天帝,沒有失掉原有的儀制。(恢復禹之功績,祀夏祖宗,以配上帝,不失禹之天下。次證之往事,以申明去疾莫如盡之故。)如今吳國不如過國,而越國大於少康,(兩兩相較,驚醒剴切。)(若允許媾和,)或許將會使越國豐大,吳國不也就難為了嗎?(言與越成,是使越豐大,必為吳難。不可者一。)勾踐能親近他人而致力于施與,(一層。)他的施與不將誰落下,(所加惠賜,皆得其人。)他的親近不捨棄有功勞者,(有功勞者,不棄而親愛之。二層。)越與吳同處一塊土地,(三層。)而世世代代為仇敵。(四層。)在這種情況下,攻克了而不拿取,打算又讓它存在下去,違背上天而使仇敵長大,(天予不取,故曰違天。得時無怠,時不再來。天予不取,反為之災。不取其國,則實使仇生長。)以後即使反悔,也已經吃不下了。(食,猶食言之食。言欲食此悔,亦無及已。不可者二。)姓的衰微,指日可待。(吳與周同姓,而姬性之衰,可計日而待。泛一句。)我國處於蠻夷之間(吳居越與楚之間。)而使仇敵壯大,以此來求取霸業,(夫差有為霸主之心。)必然是行不通的。”(況吳介居蠻夷,而滋長寇讎,自保且不能,安能圖霸。以吳子喜遠功,又以求伯動之。不可者三。)

弗聽。退而告人曰:「越十年生聚,而十年教訓,二十年之外,吳其為沼乎!」

吳王不聽。(惑于宰,而使越成。)伍子胥退下去告訴別人說:“越國用十年的時間繁衍積聚,再用十年的時間教育訓練,二十年之後,吳國的宮殿恐怕要成為池沼了。(生民聚財,富而後教,吳必為越所滅。而宮室廢壞,當為汙池。直是目見,非為懸斷。)

寫少康詳,寫勾踐略,而寫少康,正是寫勾踐處。此古文以賓作主法也。後分三段,發明不可二字之義,最為曲折詳盡。曾不覺悟,卒許越成,不得已退而告人,說到吳其為沼,真感憤無聊,聲斷氣絕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