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的藝術──「古文觀止」卷二周文第十二·子產論尹何為邑

卷二周文第十二·子產論尹何為邑 襄公三十一年

子皮欲使尹何為邑。子產曰:「少,未知可否。」子皮曰:「愿,吾愛之,不吾叛也。使夫往而學焉,夫亦愈知治矣。」

子皮(名罕虎,鄭上卿)想讓屬臣尹何治理封邑。子產說:“年輕,不知道行不行。(尹何年少,未知可使治邑否。)”子皮回答:“為人謹慎篤厚,我很喜歡,不會背叛我的。(言吾愛其謹厚,必不吾背。平日可信。)讓他去學著治理封邑,他也就越能懂得該如何治理政事。” (言謹厚之人,使往治邑而學為政,當愈知治邑之道矣。後日又可望。故雖年少,亦可使之為邑。)”

子產曰:「不可。人之愛人,求利之也。今吾子愛人則以政,猶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傷實多。子之愛人,傷之而已,其誰敢求愛於子?子於鄭國,棟也。棟折榱崩,僑將厭焉,敢不盡言?子有美錦,不使人學製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使學者製焉。其為美錦,不亦多乎?僑聞學而後入政,未聞以政學者也。若果行此,必有所害。譬如獵田,射御貫,則能獲禽。若未嘗登車射御,則敗績厭覆是懼,何暇思獲?」

子產說:“不行。(總斷一句。)別人喜歡一個人,都是谋求對這個人有利。(必求以有利益之。)現在您喜歡一個人,卻是把政事交給他。(今汝愛尹何,則使之為政。)這就好像一個人還不會拿刀就讓他去宰割,傷人傷己,必然很多。(多自傷也。譬如未能執刀而使之宰割,其自傷必多。)您的喜歡人,不過是傷害他而已,誰還敢求得您的喜歡?(非以愛之,實以害之,誰敢求汝之見愛。一喻,破吾愛之句。)您在鄭國是棟樑,棟樑如果折斷,屋椽就會崩塌,也將被壓在下面,豈敢不把話全都說出來?(鄭國有汝,猶屋之有棟、榱、椽也,棟以架椽。設使汝誤事而致敗,譬如棟折而椽崩,則我亦處屋下,將為其所壓,敢不盡情言之。二喻,言如此用愛,不但傷尹何,僑亦且不免。敢不盡言句,鎖上起下。)假如您有一塊漂亮的錦緞,是不會讓人拿來學習裁製衣裳的;(譬如汝有美錦,必不使不能裁者學裁之,惟恐傷錦。)大官和大邑,是(您/人們)身心的庇護,而您讓初學者去裁製它。(身之所庇以安者,而使學為政者,往裁治焉,不恐傷身。)大官大邑與漂亮的錦緞比,價值不是大很多嗎?(亦思官邑之為美錦,不較多乎。三喻,破使夫往而學句。)聽說先學而後從政(即論語中學而優則仕之意),沒聽說以治政來學習的。(二句是立言大旨。)如果真的這麼做,就一定會造成傷害。(非自害,則害于治。)譬如打獵,熟習射箭駕車,就能擒獲獵物。(禽同擒。或作名詞,鳥獸。)如果之前未曾登過車射過箭駕過車,那麼一心害怕車翻人壓,哪兒還有功夫想到如何擒獲?”(敗績,壞車也。言求免自害且不能,何暇求其無害于治。四喻,破夫亦愈知治句。一喻尹何,二喻自己,三喻子皮,四又喻尹何,隨手出喻,絕無痕跡。)

子皮曰:「善哉!虎不敏。吾聞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近者。我,小人也。衣服附在吾身,我知而慎之,大官大邑,所以庇身也,我遠而慢之。微子之言,吾不知也。他日我曰:『子為鄭國,我為吾家,以庇焉,其可也。』今而後知不足。自今請,雖吾家,聽子而行。」

子皮說:“(說的)好啊!真是不明敏。我聽說君子追求知曉大處長遠,小人一心考慮小事近前。(君子小人以識言。)我,是個小人。衣服穿在我身上(此其小者近者),我知道而能小心對待(不使以美錦學製);大官大邑,是用來庇護自身的(此其大者遠者),我卻疏遠而輕視(/怠慢)它(官邑欲使學製)。若沒有您這番話,我還不知道呢。(無子之言,吾終不自知其失,所以為無識之小人。仍援前喻,更覺入情。論尹何至此已畢。)從前我說:‘您治理鄭國,我治理我的家族,以庇護我自己,這就可以了。’(他日,前日也。前日我嘗有云,子治鄭國,我治吾家,以庇身焉,其或可也。)從今以後才知道這還不夠。從現在我請求,即使/雖然是我的家族的事情,也聽憑您去辦理。(前日我猶自以為能治家,今而後知謀慮不足,雖吾家亦須聽子而行。此子皮自謂才不及子產,字字纏綿委婉。)”

子產曰:「人心之不同如其面焉,吾豈敢謂子面如吾面乎?抑心所謂危,亦以告也。」

子產說:“人心不同就像各人的面容,(人面無同者,其心亦然。)我哪裏敢说您的面容像我的面容? (即面觀心,則汝之心,未必盡如吾之心。豈敢使子之家事,皆從我之所為乎。此五喻也。通篇是喻,結處仍用喻,快筆靈思,出人意表。)只是/不過心中覺得危險的,還是會把它告訴您。(但于我心有所不安,如使尹何為邑者,亦必盡言以告也。仍繳正意,一筆作收。)”

子皮以為忠,故委政焉。子產是以能為鄭國。

子皮認為他忠誠,所以把政事全都委託給他。(以子產盡心於己,故以國政委之。)子產因而能夠治理鄭國。(結出子產治政之由。)

學而后入政,未聞以政學二語,是通體結穴,前後總是發明此意。子產傾心吐露,子皮從善如流,相知之深,無過於此。全篇純以譬喻作態,故文勢宕逸不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