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卷二周文第十三·子產卻楚逆女以兵

卷二周文第十三·子產卻楚逆女以兵 昭公元年

(元年春,)楚公子圍聘於鄭,且娶於公孫段氏。伍舉為介。將入館,鄭人惡之,使行人子羽與之言。乃館於外。

(魯昭公元年的春天,)楚國的公子(楚令尹,共王之子。)到鄭國聘問,同時迎娶公孫段家的女兒。(段,鄭大夫,子石也。圍娶其女。圍將會諸侯之大夫於虢,以虢系鄭地,故行此聘娶二事。)伍舉擔任副使。(伍舉,椒舉也。伍子胥之祖父。副使曰介。補敘椒舉者,伏后垂橐之請也。)將要入住客館(將入鄭而館),鄭國人厭惡他,(以其徒眾之多,恐懷詐以襲己也。)派負責接待的子羽(行人,掌朝覲聘問之官員。)去對他講了這般(婉辭拒絕。子羽之言不載。)(楚國人)於是就住在城外。(楚乃舍于城外。圍不置對者,恃有逆女一著,可以逞也。以上是聘時事,以下是娶時事,敘二事一略一詳。蓋以上一段,引起以下一段也。)

既聘,將以衆逆。子產患之,使子羽辭曰:「以敝邑褊小,不足以容從者,請墠聽命!」

聘禮舉行以後,(聘問之禮已畢。此聘問為男女訂婚之禮也,非諸侯問候之禮。)(公子圍)準备率眾兵士前往迎親。(逆,迎娶。古代婚禮,最後為親迎。楚欲以兵眾入鄭逆婦。)子產憂慮此事,(親迎何待以眾,其懷詐可知。)派子羽婉言謝絕道:“因為敝邑地方狹小,不足以容納您的隨從,請讓我們清掃地面作墠,再來聽取您的命令。”(請于城外,除地為墠,以行昏禮。按昏禮,主人筵几于廟,壻執雁而入,以墠為請,非禮也。楊伯峻本上說,古代親迎,壻受婦于女家之祖廟。子產不欲其入城,欲除地為墠,代豐氏之廟,行親迎之禮。)

楚人無禮在先。段女未出场已成牺牲。

令尹命大宰伯州犁對曰:「君辱貺寡大夫圍,謂圍將使豐氏撫有而室。圍布几筵,告於莊共之廟而來。若野賜之,是委君貺於草莽也,是寡大夫不得列於諸卿也。不寧唯是,又使圍蒙其先君,將不得為寡君老,其蔑以復矣。唯大夫圖之!」

令尹命令太宰伯州犁回答:“貴君屈尊賜給寡大夫(州犁稱公子圍,猶異國人士稱其國君為寡君)恩惠,對圍說,會讓豐氏把女兒嫁給你為妻。”(豐氏,子石女也。公孫段食邑于豐,故稱豐氏。而,汝也。將使豐氏八字,是鄭君謂圍之詞。 說鄭命圍鄭重。)陳列几筵,祭告于莊公共公的神廟,然後前來。(莊共,圍之祖、父。說圍受命鄭重。)如果在野外賜給他(若于城外為墠,我在野以受賜),這是將貴君的恩賜丟棄在草莽中,(輕鄭君之賜,而棄之草莽。一是字。)也會讓寡大夫不能置身諸卿的行列。(逆女不得成禮,何顏復置身諸卿之列。二是字。兩句,應首段喚起下段。)不僅如此(疾撇上二是字),又讓欺騙了我們先君,也會使他不能再做寡君的大臣,他也就回不去了。(大臣曰老。言告先君而來,不得成禮于女氏之廟,是使我欺其先君,而辱寡君之命,不得為楚大臣。其無以歸國矣。三句應二段。)希望大夫考慮一下。”

子羽曰:「小國無罪,恃實其罪。將恃大國之安靖己,而無乃包藏禍心以圖之。小國失恃,而懲諸侯,使莫不憾者,距違君命,而有所壅塞不行是懼;不然,敝邑,館人之屬也,其敢愛豐氏之祧。」

子羽說:“小國沒有罪過,依靠大國而不設防備就是它的罪過。(小國有何罪,恃大國而不設備,實其罪也。二句是立言主腦。)本指望仰仗大國安定自己,沒承想大國包藏禍心來打小國的主意。(鄭之婚楚,本欲恃楚以安靖其國家,今楚以兵入逆,汝無乃包藏禍心以圖襲鄭。而,爾也。一句喝破楚之本謀,妙。)怕的是小國失去依靠,諸侯得到戒懼/懲戒,使得他們無不恨大國,(鄭為楚圖而失所恃,致使諸侯信楚者,皆以鄭為戒,使無不恨楚之行詐者。不說鄭憾楚,說諸侯莫不憾楚,妙。)而對君王的命令抗拒違背,使它阻塞行不通。(自此諸侯舉不信楚,而楚君之令有所壅塞而不行,此鄭恃楚以取滅亡所致,實鄭之罪也。所懼者唯此。)否則,敝邑就等於是貴國的賓館/敝邑就是替貴國看守館舍之人,又豈敢愛惜豐氏的祖廟。(若楚國無他意,則鄭之在楚,與守舍之人相類,豈敢愛惜豐氏之遠祖廟,而不以成禮乎。)”(俞樾:公孫段為子豐之子,子豐為穆公之子,則子豐乃別子為祖者也。子豐死而立廟,即豐氏之祧也。以上直說出請善聽命之故。)

伍舉知其有備也,請垂櫜而入;許之。

伍舉知道鄭國有了防備,就請求讓軍隊倒垂弓袋進入鄭國(都城)。(櫜,弓衣也。垂櫜,失無弓也。)鄭國同意了。

篇首著惡之患之四字,已伏后一段議論。州犁之對,詞婉而理直,鄭似無所措辭。子產索性喝出他本謀,使無從置辯。若稍婉轉,則楚必不聽。此小國所以待強敵,不得不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