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未曾远离我

记忆未曾远离我

──2016年除夜,怀念祖父

记忆未曾远离我,只待唤醒

比如荒废多年青砖灰瓦的老房子,冬日暖阳
照进窗棂,有朗朗书声
从山野归来的祖父
捧出的金黄色小瓜是神奇的,清香扑鼻

趟水过河的另一岸,走很远的路,祖母的娘家
在水边,门前栽三棵竹
少年人追求心上人的脚步
是轻快的,踏水声清晰可闻

发掘雪藏了一冬的秘密:找到暗记,挖开浅土,打开一层塑料布
拨开干草,再开一层——
一窖的苹果从梦中醒来,
红扑扑的多情的脸,跃跃欲试见世界的希冀,飘散在料峭春寒里的松软呼吸

俱往矣。

如今的祖父静卧山岗,和祖先一起
成为祖先,家谱中也占一格位置,人世间
埋若干心田。待清酒享过
鞭炮声响起,便动身
同我们回家过年。桃树枝下
落了一地的梅花呵,知人心意地诉说思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