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卷二周文第八·子產告范宣子輕幣

卷二周文第八·子產告范宣子輕幣 襄公二十四年

范宣子為政,諸侯之幣重。鄭人病之。

范宣子(晋士匄)執政,諸侯朝見晉國時貢納的財禮很重。(晉為霸主,諸侯往朝聘,例須納幣。)鄭國人對此感到患苦。(病,患也。)

二月,鄭伯如晉。

二月,鄭伯(簡公)前往晉國。

子產寓書於子西,以告宣子,曰:「子為晉國,四鄰諸侯不聞令德,而聞重幣。僑也惑之。僑聞君子長國家者,非無賄之患,而無令名之難。夫諸侯之賄聚於公室,則諸侯貳,若吾子賴之,則晉國貳。諸侯貳,則晉國壞,晉國貳,則子之家壞,何沒沒也!將焉用賄?

子產寄信給子西(子西相鄭伯如晉,故子產寄書于子西,以勸告范宣子),托他轉達范宣子:“您治理晉國,(為晉執政。只此四字,落筆便妙。)四鄰的諸侯(牽引四鄰,妙。)不聽說美德,反而聽說要很重的貢禮。(不聞有善德,但聞增重諸侯之幣。先提令德,引起令名。)僑(子產名)對此感到迷惑。僑聽說君子執掌國家和家族,不是擔心沒有財禮,而是為沒有好名聲犯愁。(家母常說,犯難為。)(賄字,從重幣退出,令名,從令德推出。二句,是一篇主意。)諸侯的財貨聚集到國君的宮室,諸侯就會生貳心(斂諸國之財,而積聚于晉之公室,則諸侯離心于晉。或解釋作,諸侯內部分裂、不一致,亦通。);如果您依賴這個作為私利,晉國內部就會生貳心。(若汝自利賴其財,而私入于己,則晉人離心于汝。)諸侯有貳心,晉國就會受損害(晉不能保國);晉國內部有貳心,您的家族就會受損害(汝不能保家)。為什麼那麼糊塗呢?(沒沒,沉溺,贪恋。何其沉溺而不反也。又解,猶言昧昧,糊塗,執迷不悟。)哪裡還用得著財貨?(賄之為禍如此,將安用之。此段申非無賄之患句。)

夫令名,德之輿也;德,國家之基也。有基無壞,無亦是務乎?有德則樂,樂則能久。《詩》云:『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也夫!『上帝臨女,無貳爾心』,有令名也夫!恕思以明德,則令名載而行之,是以遠至邇安。毋寧使人謂子『子實生我』,而謂子『浚我以生乎』?象有齒以焚其身,賄也。」

好名聲,是德行遠播的車輿(有德者,必以令名為輿,始能遠及);而德行,是國與家的基礎(有國者,必以令德為基,始能自立)。有基礎才不至於毀壞,(有德以為基,故國家不壞。一壞字,應上兩壞字。)不也是應當致力于的嗎?(從名轉德,從德轉國家,從國家轉無壞,筆筆轉,筆筆應。)有德行就會與民同樂,與民同樂就能在位長久。(有德則樂與人同,而能久居其位。)《詩經》上說‘君子啊快樂和美,是邦國與家族的根基’,說的就是有美好的德行啊。(詩見詩經·小雅·南山有臺。君子有德可樂,則能立國之基,使之長久。有令德之謂也夫。)又說‘天帝在你的上面監臨,不要三心二意”,說的就是美好的名聲啊。(詩見詩經·大雅·大明。言上帝鑒臨武王之德,則下民無敢有離貳之心。有令名之謂也夫。一貳字,應上四貳字。此段申無令名之難句。)以諒解之心來發揚德行,美好的名聲就會裝載德行上車而往前行,因此遠方的人聞風而至,近處的人感到心安。(恕,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也。以恕存心,而自明其德,則自然有令名以為之輿。而載是德以行于世,所以遠者聞風而至,近者賴德而安。合德與名,雙收一筆,遒緊。)是寧可讓人說您“您確實養活了我”呢,還是說“你剝削我們來養活自己”呢?(寧可使人議論吾子,以為子實能生養我民。而謂子取民以自養乎。以賄與令名二者,比並言之,語絕波陗。又疊用三子字,尤有態。)大象有了象牙而毀滅了自身,正是由於象牙值錢的緣故。”(象因有齒以殺身,以齒之有賄故也。指賄字作結,仍收到重幣上。見有賄非但國壞家壞,而且身亦壞也。是危語,亦是冷語。)

宣子說,乃輕幣。

范宣子很高興,就減輕了諸侯朝見的貢禮。

劈起將令德令名與重幣對較,持論正大。其寫德名處,作讚歎語。寫重幣處,作危激語。回環往復,剴切詳明。宜乎宣子之傾心而受諫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