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國的悲哀──「古文觀止」卷二周文第一·鄭子家告趙宣子

卷二周文第一·鄭子家告趙宣子 文公十七年

晉侯合諸侯于扈,平宋也。

晉靈公在扈地會合諸侯,為商討與宋國媾和之事。

於是晉侯不見鄭伯,以為貳于楚也。

當時,晉靈公不肯和鄭穆公相見,以為他和楚國有勾結。

鄭子家使執訊而與之書,以告趙宣子,曰:「寡君即位三年,召蔡侯而與之事君。九月,蔡侯入于敝邑以行;敝邑以侯宣多之難,寡君是以不得與蔡侯偕。十一月,克減侯宣多,而隨蔡侯以朝於執事。十二年六月,歸生佐寡君之嫡夷,以請陳侯於楚,而朝諸君。十四年七月,寡君又朝以蕆陳事。十五年五月,陳侯自敝邑往朝於君。往年正月,燭之武往朝夷也。八月,寡君又往朝。以陳、蔡之密邇於楚,而不敢貳焉,則敝邑之故也。雖敝邑之事君,何以不免?

鄭國大夫子家派遣通訊官去晉國并給他一封書信,告訴趙宣子說:“寡君即位三年,就邀請蔡侯(蔡莊公)一起前往事奉貴國先君(晉襄公)。九月,蔡莊公進入敝國準備同往;敝國當時因為侯宣多專權作亂,寡君因而沒能和蔡侯一起前往。十一月,平定侯宣多之難后,就隨同蔡侯一起向執事朝覲。(朝襄一。)十二年六月,歸生(子家自稱)輔佐寡君的嫡太子夷,向楚國請求許可陳共公朝晉,然後一起朝見了貴國國君。(陳共公將朝晉而畏楚,故歸生輔太子夷,先為請命于楚、晉靈公。)(朝靈二。)十四年七月,為完成關於陳國朝晉之事,寡君再次朝見貴國。(朝靈三。)十五年五月,陳靈公從我國前往朝見貴國國君。(朝靈四。)去年正月,燭之武又陪同太子夷前往貴國。(朝靈五。)八月,寡君(鄭穆公)又親往朝見。(朝靈六。)(以上敘朝晉之數,敘朝晉之年,敘朝晉之月,敘朝晉之人,真是賬簿皆成妙文。下復結算一通,妙、妙。)陳、蔡兩國與楚國關係親近,但並不敢有三心二意,就是由於敝國的緣故。為什麼即使敝國這樣事奉貴國國君,依然不能免於禍患呢?”(百忙中復作此二語,以起下二層意,何等委婉。)

在位之中,一朝于襄,而再見於君。夷與孤之二三臣,相及於絳。雖我小國,則蔑以過之矣。今大國曰:『爾未逞吾志。』敝邑有亡,無以加焉!古人有言曰:『畏首畏尾,身其餘幾?』又曰:『鹿死不擇音。』小國之事大國也,德,則其人也;不德,則其鹿也。鋌而走險,急何能擇?命之罔極,亦知亡矣。將悉敝賦,以待於鯈,唯執事命之。文公二年,朝於齊;四年,為齊侵蔡,亦獲成於楚。居大國之閒,而從於強令,豈其罪也?大國若弗圖,無所逃命。」

寡君在位,一次朝見貴國先君襄公,兩次朝見貴國國君。太子夷和我們國君的幾個臣下接連不絕來到絳城(晉國都城)。(結于歸生佐夷燭之武往朝夷二事。)

我們鄭國雖然是小國,這樣事奉晉國,也沒有哪個國家能夠比過吧。如今大國說:‘你沒有能讓我們稱心如意。/ 你們讓我們不痛快。’已經竭盡所能,敝國惟有等待滅亡,再也不能增加事晉的禮數了。(鄭國唯有滅亡而已,不能復加其事晉之禮也。八字激切而沉痛。下乃引出古人成語,曲曲轉出,不能復事晉意。)古人曾經說過:‘怕首怕尾,剩下的身子還有多少是不怕的呢?’還說過:‘鹿在臨死前顧不得發出好聽的鳴聲。’(我手邊的本子以音為蔭,說,鹿將死,不暇擇庇蔭之所。亦通,但似顯牽強。)小國事奉大國,如果大國恩恤,那麼就是那謹慎恭順畏首畏尾的人;如果不加恩恤,就是那將死不擇音的鹿。(本子上說,言以人視我,我便是人;以鹿視我,我便是鹿。點評說,奇思創解。但我只感到命運不能自主的悲哀。)狂奔涉險,急迫的時候哪裡還能選擇呢。(鹿知死而走險,何暇擇音,國知危而事大,何暇擇鄰。皆由急則生變也。)晉國的要求沒有準則,我們也知道面臨滅亡了。(晉命過苛,無有窮極。事之亦亡,叛之亦亡,鄭已知之矣。) 只好準備集結全部士兵在鯈地(鄭、晉邊境。)待命。該怎麼辦就聽憑您下命令吧!(古以田賦出兵,故曰賦。言將盡起鄭兵,以待于鯈地,唯聽晉執事之命也。收緊敵晉意。)文公二年,我們朝見齊國;文公四年,又為齊國攻打蔡國,最後,也和楚國取得了媾和(沒拿我們怎麼樣)。(鄭文公二年,朝于齊桓公。後復從齊侵蔡,蔡屬楚而鄭為齊侵之。宜獲罪于楚,而反獲成。晉責鄭貳于楚,忽反寫楚之寬大以諷晉。奇妙。)處於晉、楚兩個大國之間而屈從於大國的壓力,這難道是我們的罪過嗎?(鄭居晉、楚之間,而從于大國之強令,未可執以為罪。言貳楚出於不得已也。開胸放喉,索性承認,妙、妙。)大國如果不加諒解,那我們是無處可以逃避你們的命令的。(晉若弗圖恤鄭國,則唯晉所命,不敢逃避也。結語,多少激烈憤懣。)”

晉鞏朔行成於鄭,趙穿、公婿池為質焉。

晉國大夫鞏朔與鄭國講和修好,派晉卿趙穿和靈公女婿池作為人質。(晉見鄭之強詞,故使鞏朔行成。而趙穿、公婿池為質于鄭以示信。此以見晉之失政,而霸業之衰也。)

前幅寫事晉唯謹,逐年逐月算之,猶且兢兢畏大國之言。后幅寫到晉不知恤小,鄭亦不能復耐,竟說出貳楚亦勢之不得不然。晉必欲見罪,我亦顧忌不得許多。一團憤懣之氣,令人難犯,所以晉人竟為之屈。

兔子急了也咬人。

《小國的悲哀──「古文觀止」卷二周文第一·鄭子家告趙宣子》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