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卷一周文第十八·蹇叔哭師

卷一周文第十八·蹇叔哭師 僖公三十二年

杞子自鄭使告於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之所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知?」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蹇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

杞子從鄭國派人密告秦國說:“鄭國人讓我掌管他們北門的鑰匙,如果暗中派軍队前來,就可以輕取他們的国都。”秦穆公徵詢蹇叔的意見。蹇叔說:“讓軍隊長途跋涉去侵襲遠方的國家,我沒聽說過。(輕行而掩之曰襲。)軍精疲力竭,而遠方的敵人早有防備,這恐怕不行吧!(兵師勞苦,其力必盡。遠方之主,易為之備。)軍隊的一舉一動,鄭國定會察覺,士兵們白白辛勞而沒有著落,一定會心生抵觸/叛逆(鄭既知之,則秦兵勤勞而無所得,必生悖逆之心而妄為。),並且千里行軍,誰會不知道呢?(不但鄭知,他國無不盡知,伏下晉人禦師。)”秦穆公不接受他的意見。他召見了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三位將領,讓他們從東門外出兵。蹇叔哭著送他們說:“孟子!我能看到軍隊出征而看不到回來了!”(十三字,要做哭聲讀。)穆公派人對他說:“你知道什麼!如果你一般壽限/六、七十歲就死了, 你墓上種的樹木已經有合抱般粗了!”(極詆其衰老失智也。但,出軍時誠惡聞此。)

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 。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余收爾骨焉﹗」

蹇叔的兒子也在出征的隊伍裡,蹇叔哭著送他:“晉國人一定會在殽山抵禦。(崤地險阻,可以邀擊。晉有宿怨,禦師必在於此。)殽山有兩座山陵。他的南陵(南邊的山陵),是夏王皋的陵墓;北陵(北邊的山陵),周文王在那裡避過風雨。(殽之北陵,兩山相嶔,故可以避風雨。)(點綴情景,慘淡淒其,不堪再誦。)你們一定會戰死在這兩座山陵之間,我到那兒去收你的屍骨!”(四十一字,要哭聲讀。)

秦師遂東。

秦國軍隊向東進發。(為明年晉敗秦于殽張本。)

談覆軍之所,如在目前。后果中之。蹇叔可謂老成先見,一哭再哭,出軍時誠惡聞此。然蹇叔不得不哭。若穆公之既敗而哭,晚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