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卷一·周文第三·石碏諫寵州吁

卷一周文第三·石碏諫寵州吁 隱公三年

衛莊公娶于齊東宮得臣之妹,曰莊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碩人》也。又娶于陳,曰厲媯,生孝伯,蚤死。其娣戴媯生桓公,莊姜以為己子。

衛莊公娶了齊國太子得臣的妹妹為妻,名叫莊姜。莊姜美麗卻不見生養,國人作《碩人》之詩以閔之。又從陳國娶了個妻子,名叫厲媯,生了兒子孝伯,可惜早早就死了。她那一起嫁過來的妹妹戴媯,生了桓公,莊姜就把桓公當做自己的兒子。

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寵而好兵,公弗禁,莊姜惡之。

公子州吁,是莊公寵妾所生(賤而得幸曰嬖),子憑母寵,喜歡武事,莊公也不加以禁止。(以寵故弗禁)莊姜很厭惡他。(縱其好兵,必致禍,故惡之。)

碏諫曰:“臣聞愛子,教之以義方,弗納于邪。驕、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來,寵祿過也。將立州吁,乃定之矣,若尤未也,階之為禍。夫寵而不驕、驕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鮮矣。且夫賤妨貴,少陵長,遠間親,新間舊,小加大,淫破義,所謂六逆也;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愛、弟敬,所謂六順也;去順效逆,所以速禍也。君人者,將禍是務去,而速之,無乃不可乎?弗聽。

石碏規勸道:臣聽說一个人疼愛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教導他關於義的道理和準則,不要讓他走上邪路。(納,使之入。) 驕傲、奢侈、淫蕩、逸樂,這些都是走上邪路的開端。之所以有此四者產生,是由於給他的寵愛和賞賜過了頭。以上推言寵之流弊,適所以納子於邪,實非愛子也。若要立州吁為太子,就请確定下來;要是還沒有,不定其位,勢必一步步地引誘他闖下禍害。受寵愛而不驕橫,驕橫而能安於下位,地位在下而不怨恨,怨恨而能安重隐忍不妄動,這樣的人,是很少的。況且低賤妨害高貴,年輕欺凌年長,疏遠離間親近,新人挑撥舊人,小人淩駕大人,淫亂破壞道義,这是人們常說的六件逆理之事。國君仁義,臣下恭行,父親慈愛,兒子孝順,兄長友爱,為弟敬重,這是人們所說的六件順理之事。背離順理之事而去效法違理之事,這就是招致禍患的原因。為人之君者,應該盡力剷除禍害,現在卻反去招致祸患降臨,這恐怕不可吧?” (言辭懇切)莊公不聽。

其子厚與州吁遊,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

石碏的兒子石厚和州吁交遊,石碏禁止他,石厚不聽。等到桓公即位,石碏就告老致仕了。

《古文觀止》中的選段截此為止,我們翻《左傳》,接著下一句就是:四年春,衛州吁弒桓公而立。

我手裡的這個本子批註到:夫以石碏之賢,諫既不行于君,令復不行于子,命也。夫其見幾而作,不俟終日,智矣哉。

寵字,乃此篇始終關鍵。自古寵子未有不驕,驕子未有不敗。石碏有見於此,故以教之以義方為愛子之法,是拔本塞源,而預絕其禍根也。莊公愎而弗圖,辨之不早,貽禍後嗣,嗚呼慘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