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卷一·周文第二·周鄭交質

卷一周文第二·周鄭交質  隱公三年

鄭武公、莊公為平王卿士。王貳于虢,鄭伯怨王。王曰:無之。故周、鄭交質。王子狐為質于鄭,公子忽為質於周。王崩,周人將畀虢公政。四月,鄭祭足帥師取溫之麥。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鄭交惡。

 

鄭武公、鄭莊公父子倆均為周平王的執政官,秉持周政。平王病鄭之專,分權於虢公。鄭莊公因而心生怨恨。這貳與怨,俱根由心生,伏下信不由衷。

 

王說,(偏心虢公?)沒有的事。──如小兒支吾狀否認。於是周鄭兩國交換人質。平王之子狐作為人質到鄭國去,鄭公子忽到周王室做人質。先言狐之為質,是說鄭莊公逼平王立質畢,而後以公子忽聊以塞責。

平王死後,周王朝準備讓虢公執政。平王三月崩,四月鄭國大夫祭仲就帥軍隊收割了溫邑的麥子。秋天,又收割了成周的稻穀。先取溫,後取成周,寫盡鄭莊之惡。

周、鄭兩國開始互相憎惡。

 

       君子曰:信不由衷,質無益也。明恕而行,要之以理,雖無有質,誰能間之?

茍有明信,澗、溪、沼、沚之毛,萍、蘩、蘊、藻之菜,筐、筥、錡、釜之器,潢汙、行潦之水,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而況君子結兩國之信,行之以禮,又焉用質?《風》有《采蘩》《采蘋》,《雅》有《行葦》《泂酌》,昭忠信也。

 

       君子說:信用不是發自內心,盟約抵押也沒什麼用。一句話喝倒交質之非。接著說,若是本著開誠佈公和寬恕諒解之心行事,以禮制約束,即使沒有質押,誰又能離間他們?明則不欺,恕則不忌,所謂由衷之信。退開一步說,假若真有誠信,長在山澗、溪流、池塘之畔與水中洲地上的草,浮萍、白蒿、水草和藻類這樣的菜,竹筐鍋鼎這樣的容器,水潭中的靜水、水溝中的流水,這些至薄之物,都可以供奉鬼神,可以進獻王公。況且君子締結兩國之間的盟約,若是以禮行之,又哪裡用得著典質?《國風》中有《采蘩》《采蘋》兩篇,《大雅》中有《行葦》《泂酌》兩篇,都向我們昭示由衷之信。

 

批註中說,文章先說要之以禮,後又言行之以禮,皆“惡周鄭交質之非禮也。” 《采蘩》《采蘋》,義取于不嫌物薄;《行葦》篇,義明忠厚;《泂酌》篇,義取雖行潦可以供祭。此四詩著,明有衷信之行,雖薄物皆可用也。引詩作結,以蘩蘋葦酌等字,與澗溪沼沚十六字相映照。而仍以忠信字關應信不由中,風韻悠然。

通篇以信禮二字做眼。然後分析周鄭交質這件事情的根由:平王欲退鄭伯而不能退,欲進虢公而不敢進,乃用虛詞欺飾,以致行敵國質子之事,是不能處己以信,而馭下以禮矣。鄭莊之不臣, 平王致之矣。

曰周鄭、曰交質、曰二國,寓譏刺于不言之中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